17岁归国留学生向工作人员泼开水:我未成年不怕警察


2月19日深夜,慕荣琪一行人抵达武汉天河机场,由专车接送至指定的集中酒店。一路上,她看到偌大的武汉城,没有行人也没有公交,偶有救护车或载物货车疾驰而过……

为了不耽误防疫工作,慕荣琪5人在去武汉前都选择将自己的长发剪去,留成齐耳短发,“过来后才发现,我们剪得还不够。”慕荣琪说,在培训期间,她们5人又集体剪了一次发,“真的很短,虽然方便了工作,但也给我留了个‘难题’。”

慕荣琪说,在她照料的患者中,有一名70多岁的老人让她感触很深。“因为病情严重,老人在医院呆了很久,情绪也不稳定,有一次他对我说,他有6个子女,但守在床边的却是一群陌生人,他心里难受。”看着老人在病房孤单、无助的样子,她忽然想起,自己的爸妈也老了,也需要女儿的陪伴,“我不后悔来武汉,只是那一瞬间很想家,很想爸妈。”

为了捍卫未来,我们承诺大幅增加防疫支出以增强各国、地区和全球应对潜在传染病暴发的准备。这将加强对所有人的保护,尤其是受传染病严重影响的弱势群体。我们进一步承诺共同增加疫苗和药品研发基金,利用数字技术并加强科研全球合作。我们将遵循有效、安全、公平、可及和可负担目标,加强包括私营部门在内的协调力度,快速研发、生产和分配诊断工具、抗疫药物和疫苗。

我们将同一线国际组织,特别是世界卫生组织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、世界银行以及多边和区域开发银行一道,迅速果断开展合作,部署强有力、协调一致、快速的一揽子金融计划,并填补各自政策工具箱中的空白。我们已准备好加强全球金融安全网。我们呼吁这些组织进一步协调行动,包括通过与私营部门的协调,以支持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应对新冠肺炎带来的卫生、经济和社会冲击。

2月19日上午,作为黑龙江省第6批支援湖北的医疗队成员之一,明水县为慕荣琪5人举行了出征仪式。

我们承诺竭尽所能,使用现有一切政策工具,降低此次大流行病对经济和社会造成的损害,恢复全球增长,维持市场稳定并增强经济韧性。

2月23日,慕荣琪5人被分派至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,接管照料发热十病区的确诊患者。即使来之前做足了心理准备,但实际情况仍然比想象的困难许多。

同时,慕荣琪也将朋友圈里亲朋好友等进行了分组屏蔽,并告知父母自己在康盈医院的前线抗疫,这段时间将会特别忙碌,“他们或许会同意,但妈妈身体不好,要是知道了,肯定会特别担心。”

饶某拿到熔喷无纺布后,随即转手倒卖给了广东、江西和福建的四家口罩生产企业,价格为每吨30万元至38万元不等。饶某的倒卖行为系以个人名义进行,经营数额为177.07万元,获利约70万元。